地理学堂:欧联杯决赛举办国阿塞拜疆—高加索山下的火之国 – 365bet体育

地理学堂:欧联杯决赛举办国阿塞拜疆—高加索山下的火之国
– 发布时间:2019-05-29 22:25:43标签:

地理学堂:欧联杯决赛举办国阿塞拜疆—高加索山下的火之国

本赛季欧联杯,地理学堂:欧联杯决赛举办国阿塞拜疆—高加索山下的火之国 阿森纳和切尔西两支来自伦敦的球队经过一个赛季的披荆斩棘,成功会师欧联杯决赛。地理学堂:欧联杯决赛举办国阿塞拜疆—高加索山下的火之国 北京时间5月30日凌晨3点,本届欧联杯决赛即将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打响。阿森纳和切尔西即将向冠军发起冲击。

阿森纳和切尔西相信大家都不会陌生。但是,关于阿塞拜疆或许大家还是很陌生。今天的足球地理学堂,我们就一起走进阿塞拜疆,揭开这个国家的神秘面纱。

巴库奥林匹克球场,静候欧联杯冠军产生↑

【伦敦到巴库有多远:阿塞拜疆在哪里】

对于很多球迷来说,能够在决赛的现场为自己的主队加油是一种无比高尚的事儿。但是,对于同处伦敦的两支球队阿森纳和切尔西来说,他们要面临的却是两大问题。一是伦敦直飞阿塞拜疆首都巴库的航班每周只有三班。这就意味着要想从伦敦飞往巴库,大部分球迷需要的转机。

其二,就是我们不得不说的距离的远近。从伦敦到巴库的直线距离是2468英里,即近4000公里,相当于从我国华东的上海直达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的距离,这就意味着从伦敦直飞巴库需要6个多小时的旅程。

阿塞拜疆地理位置↑

那么,距离伦敦那么遥远的阿塞拜疆究竟在何处呢?

阿塞拜疆位于亚欧交界处大高加索山脉的东南部,东临里海,南部与伊朗接壤,北邻俄罗斯,西部与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相邻。东隔里海与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隔“海”相望。

阿塞拜疆虽为内陆国家,但是它们却有最大的湖泊——里海。里海拥有着与海洋相似的生态系统和发达的海洋运输业。在几万年前,里海与黑海、地中海曾经是古地中海的一部分。由于经过地质演变以及海陆演变,古地中海逐渐缩小,形成了今天的里海、黑海和地中海相互分离的样子。今天的里海是古地中海残存的一部分,因此被地理学家称之为\”海迹湖\”。

里海沿岸↑

该国由于位于高加索山横跨该国北部,高大的山系造就了不同的自然地理特征,因此,该国的气候呈现出多样化的特点。大部分地区夏天为旱季,干燥少雨;秋末至次年春季为雨季,部分地区有降雪。

【阿塞拜疆景点推荐】

对于我国公民和旅行者来说,阿塞拜疆确实太小众了。从我国的北京、上海,乌鲁木齐等城市直飞阿塞拜疆首都巴库的航班少之又少。就是这样的国家,拥有很多值得我们去发现的地方。

1.阿塞拜疆的“火焰山”

阿塞拜疆的主要民族阿塞拜疆语跟波斯语比较类似,该国的国名来源于波斯语(阿塞拜疆语属于突厥语系),意思是火的国家。阿塞拜疆之所以被称为火的国家,既跟它的自然条件有关,也跟它的国家历史有关。

阿塞拜疆位于里海西岸,该国拥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尤其是在该国的Yanar Dag山,天然气有时候会溢出地表,而外溢的天然气借助氧气和干旱的气候条件会产生燃烧,就会产生熊熊的火焰。这种火焰多年不灭,宛如《西游记》唐僧师徒过火焰山的场景。

2.火神庙

阿塞拜疆的国名,除了来源于它的自然环境,也来源于该国的古老宗教拜火教(琐罗亚斯德教)。拜火教起源于古代波斯地区,在公元前1世纪的时候后传入了阿塞拜疆。拜火教把火视为人和神之间的纽带。在拜火教看来,火焰可以净化一切,维持着自然。虽然今天阿塞拜疆的大部分民众信仰伊斯兰教什叶派,但是,拜火教依然在该国国民生活中有着重要的影响。

在阿塞拜疆能够感受到火神崇拜的地方,就是火神庙。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距离巴库30公里的火神庙Ateshgah,是闻名全球的有着“永恒之火的地方”。这些神庙建成的历史比较早,但是,该庙真正吸引游客的地方是它的永恒之火。跟火焰山一样,它燃烧的原理还是天然气外泄遇到氧气燃烧。

19世纪,由于天然气开采,永恒之火曾经熄灭过。现在,它作为旅游景点对外开放,人工燃烧着不灭之火。

3.巴库——古老与现代的交织

本届欧联杯决赛举办城市巴库也是一座拥有悠久历史的古城。巴库位于里海的西岸,是里海的最大港口。巴库的城市分为老城和新城两个部分。

巴库古城始建于巴库地区的最高处。现存的巴库古城格局是12世纪席尔旺沙王朝定都后形成的。它最有名的经典包括巴库古城墙,该地区最繁华的宫殿希尔凡宫以及少女塔。

巴库古城的古城墙则建于12-15世纪,和希尔凡王宫和少女塔建在大体相同的年代,古城墙全部用石头砌成,完整的包围着巴库古城,至今城墙保存完好。在这里可以感受巴库古城的古老风韵。

巴库古城墙↑

希尔凡宫位于巴库古城的最高处,是典型的阿塞拜疆式建筑。也是巴库的地标建筑。在建成以后的几百年间,希尔凡宫成了许多历史事件的见证者。这座宫殿,现作为阿塞拜疆的历史博物馆,诉说着过去的故事。

希尔凡宫↑

巴库少女塔坐落在巴库老城中心,比邻里海海滨,是12世纪所建的汗王宫殿建筑群的一部分。少女塔是阿塞拜疆最坚挺的建筑之一,历经了1304年大地震依然不倒。它的由来有着这样的爱情悲剧故事。传说中,一个富家少女因为爱上穷小子。但是这样的爱情在当时注定不会被同意,少女的父亲更是把她关进塔里。为了爱情,这个倔强的女孩选择了跳海(里海)自杀。当听闻心上人自杀的消息,小伙子也选择了跳海殉情。在很多游客看来,少女塔就是爱情的象征。

200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巴库城墙和城内的少女塔和希尔凡宫作为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少女塔↑

巴库的新城的标志性建筑,就是火焰塔。每当夜幕降临时,里海边的火焰塔总是不时闪耀起不同的画面,将火焰、阿塞拜疆国旗等呈现在观众面前,让人流连忘返。

巴库地标——火焰塔↑

【姆希塔良事件,什么怨什么仇让阿亚之间如此对立】

本届欧联杯决赛举办地阿塞拜疆一个最富有争议的事件就是阿森纳的中场大将姆希塔良缺席决赛。这样的故事,曾经在几个月前的欧联杯小组赛阿森纳客场挑战阿塞拜疆球队卡拉巴赫的比赛就出现。当时,姆希塔良也没随队征战比赛。

阿森纳客场挑战卡拉巴赫(阿塞拜疆)↑,姆希塔良没有随队出战

姆希塔良是近年来亚美尼亚足坛出现的最大牌的球星,但因为他的祖国和阿塞拜疆之间的政治冲突,导致了本赛季他两次都无法前往阿塞拜疆去比赛。那么,究竟是什么怨什么仇让两国之间的关系如此复杂呢?

两国争议包括民族、宗教和领土等各个方面的冲突。亚美尼亚大部分居民信仰东正教,阿塞拜疆的居民则大部分人信仰伊斯兰教。东正教与伊斯兰教之间的宗教冲突在两个民族之间已经埋下了深深的隐患。

姆希塔良↑

而民族与宗教冲突的焦点集中在了两个国家关于一个地区: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以下简称纳-卡地区)的冲突。纳卡地区位于今天的阿塞拜疆的西南部,但是当地居民主要是亚美尼亚人。

苏联时期,这里曾经被划给了阿塞拜疆共和国。这一违背亚美尼亚人意志的行为引起了当地主体居民亚美尼亚人的不满。在苏联即将解体的时候,苏联境内的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就因为纳卡地区的归属问题曾经大打出手。

苏联解体后冲突演变为阿亚战争,亚占领纳卡及其附近地区。在俄罗斯等国调停下,阿亚双方于1994年5月实现停火。但是,纳卡地区的归属问题却一直萦绕在两国的头上,成为了两国打不开的心结。这也是为什么姆希塔良难以前往阿塞拜疆客场比赛的原因。

在阿塞拜疆这个非足球主流国家举办欧联杯决赛甚至是2020年欧洲杯这样的大型赛事(巴库作为13座举办城市之一举办2020年欧洲杯),可以提升足球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但是,该国和亚美尼亚的关系,尤其是姆希塔良退赛的闹剧,让人们不得不反思如何让足球比赛更加纯粹,给足球一个安定的环境。很显然,要解决这个问题,世界足球的健康力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Alexander)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